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公司動態

顧鐵符舊藏王鐸花綾巨軸《行書五言詩》現身2019西泠十五周年秋拍
時間:2019-11-25 10:04:04  作者:西泠拍賣  來源:西泠拍賣



本無奇巧,正極奇生

——淺論王鐸《五言詩》


王鐸作為徐渭之后晚明個性解放思想影響下革新派的領軍人物,他說“擬者,正為世多不肯學古,轉相詬語耳。不以規矩,安能方圓?!庇终f“書不師古,便落野俗一路,如作詩文,有法而后合……故善師者不離古、不泥古。必置古不言者,不過文其不學也?!币虼?,王鐸在古與今中更傾向于學古,他認為學古應不擬古,很好的分清了二者的關系。


▲2019西泠十五周年秋拍

王鐸(1592 ~ 1652) 行書 五言詩

綾本 立軸

1649 年作

說明:顧鐵符舊藏。 

202×50.5cm


王鐸晚年此作寫于花綾之上,而綾作為斜紋地上起斜紋花的中國傳統絲織物,是在綺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他的書法來源于二王米芾,但是宗古而不泥古?!秴墙壑性姟非懊骖}跋中提到“米芾書本羲獻,縱橫飄忽,飛仙哉!深得《蘭亭》法不規則摹擬,予為焚香寢臥其下?!?,可以說王鐸對米芾的尊崇,到了頂禮膜拜的地步,但在其作品中,王鐸不是對古人“規規模擬”。王鐸這種崇古的學書觀念、尚奇的章法布白、多變的文化心態、活潑的藝術道路,開創出一種前所未有的書法形態。而是創作了前無古人的有強烈視覺沖擊力的作品,把書法的陽剛之美推向了極致,他認為“至臨寫之時,神氣揮灑而出,不主故常,無一定法,乃極勢耳”。他的創作幾乎完全基于二王,然而米芾使他打開了二王的思路,這樣在用筆方面更加的大膽,使得其創作高堂大軸的過程中更加的自如。立軸牽絲的書寫使得書寫節奏打破單字的孤立,帶來整體的順暢。王鐸、傅山在一列之內的處理,增加了字組的左右搖曳,這是拉開行間距、避免形式組合單一的又一方式。



這種帶有視覺沖擊力的高堂大軸,正是王鐸作品的代表。該立軸為順治六年(1649)所作,正值己丑臘月。1643年以后的王鐸開始大量收藏、學習漢代隸書碑刻,無論是否為名家,王鐸一律學習。在《乙瑛碑》的題跋中,他強調“隸法本篆,根矩宣王石鼓”,1644年,他題《尹宙碑》“淳樸遒逸,篆法黎然”,都是針對隸書中的篆書字形而言。隸書從篆書出,它的結構有一套嚴格的文字學上的規矩。傅山評價王鐸書曾說“寫字本無奇巧,只有正拙。正極奇生,歸于大巧若拙已矣?!?


1649年的王鐸,已經淪為“貳臣”,生活逐漸的穩定下來。他開始不理朝政,專心研究書法創作。所以到了這個階段,王鐸的技法最為純熟,被成為“貳臣”的他在情感上也愈加濃烈,使得作品中有著強烈的感情色彩。對于線條粗細變化的把握逐漸純熟,不但在線條對比上面更加的夸張,而且書寫上面更加的圓潤。作品中王鐸以篆筆意來寫轉折,顯得沉著含蓄,有時翻鋒,顯出氣勢和筆力剛健。連帶處停頓明顯,筆觸由重到輕,速度由慢變快,這種變化,在其大軸里面幾乎都有出現。這也成為了王鐸作品中常見的特征。作品中“衲補燕山照,杯浮海水流”一句里的連帶尤其明顯,該句位于作品中部,也是作者寫字興致正高之時,揮灑自如。也可見其對于米芾書法的鐘愛。他以米南宮的書法作為深入傳統的切入點和自己書法風貌形成的突破口,將米字的“刷”筆特征融入到自己的中鋒絞轉之中。在行書上和草書上的創作力,都能看出王鐸字形的風貌主要源自南宮。


王鐸博學好古,工詩文,產量頗為豐富,僅五言詩就有上萬首。本作同為五言詩:“釋子復何事,人如帛道猷。靜看馴鴿下,黙識老龍幽。衲補燕山照,杯浮海水流。寰中幾百寺,計日與同游”。詩文中表達出淡然的感受,被成為“貳臣”之后,不理朝政。王鐸主張“詩言志”,最為尊崇的是唐代大詩人杜甫,甚至以杜甫再世自居。大概因為杜甫飄泊的生活,憂傷與痛苦的心境,憂國憂民的思想情感,以及蕭颯悲愴的史詩風格極能引起王鐸的共鳴。雖然作品中并沒有表現出王鐸“一筆書”的功力,但是在字里行間中仍然能夠透露出其對于二王和米芾大量的練習,米芾使得二王的筆法更加豐富,而顏真卿卻更加適合將字形放大,這同樣給王鐸以啟發。作品中的每個字并非字字端莊,而是富于變化,將二王的中正表現為欹側,將魯公的提按表現為提按的跌宕起伏,使得作品富含生命力和藝術感染力。


顧鐵符(1908-1990)


該作品為顧鐵符舊藏。顧鐵符為著名考古學家,江蘇無錫人。早年從事教育工作,先后執教中山大學、中正大學。新中國成立后,任文化部文物局業務秘書。1958年調故宮博物院工作,曾任工藝美術史部副主任,后專事研究,為故宮博物院研究員。顧氏收藏的此幅王鐸,尺幅巨大,篆隸筆法大開大合,行筆方折圓轉兼用,多處使用漲墨,增加了其作品的立體感和厚重感?!皾庥浠?,淡欲其華,潤可取妍,燥能取險”便是他所用墨最好的詮釋。


王鐸臨古、學古,通過吸取、提煉、創新,將自己的胸臆化古法于筆端,沖出古法約束,力矯趙、董書法之流弊,對改變輕松淡雅、流俗萎靡之時風起到了振聾發聵的作用,給明末書壇帶來了新的活力。沙孟海在《近三百年的書學》中評價王鐸“一生吃著二王法帖,天分又高,功力又深,結果居然能夠得其正傳,矯正趙孟俯、董其昌的末流之失,在于明季,可說是書學界的‘中興之主’了”。王鐸學書,一生只學二王,本無奇巧,“一日臨帖,一日求索”“拓而為大”。從二王的窠臼里面跳脫出來,然而這并不是野狐禪,而是一種藝術審美上的追求,王鐸在追求新意和個性的同時,也溯源古人,深得晉韻,是為“正極奇生”。

上一篇 2019西泠十五周年秋拍 · 場次安排 · 電子 ... 溯源與致敬良渚文化——神人獸面紋九節大玉琮賞析 下一篇

免責聲明

1. 凡本網注明“來源:西泠拍賣網” 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西泠拍賣有限公司網站(西泠拍賣網),轉載請注明“來源:西泠拍賣網”。
2. 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西泠拍賣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西泠拍賣網的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及時向西泠拍賣網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我們將會盡快移除相關涉嫌侵權內容。
欢乐彩是官方的吗